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故事 - 童话故事大全 - 贪婪的财主

贪婪的财主

  从前,有两兄弟:哥哥是一个贪婪财主,而弟弟却是一个贫穷的渔民。
  有一天,富有的哥哥要为儿子办喜事了,他请来了许多的客人。当然,这个消息也传到了穷弟弟的耳朵里。弟弟心里想:我也应该去为侄儿祝福才对。可是贫穷的弟弟拿不出,只好向邻居借了一只大圆面包。
  弟弟带着圆面包来到了哥哥的家门前,正在门前迎接宾客的富哥哥见了说:
  “你这穷酸的渔夫跑来干什么?告诉你,在我的客人中没有你的位置!
  请你滚开吧!”说着吩咐仆人们将自己的弟弟赶走了。
  贫穷的弟弟委屈地摇了摇头,只好离开了;回到家里拿起鱼网,来到自己的小船上,将小船划到湖中,便捕起鱼来。
  他下了一网又一网,好长的过去了,可他连一条小鱼都没捞着,他叹了口气说:
  “唉!让我再撒下这一网,碰碰运气吧!”
  说完,他又用力地将网撤了下去。看着鱼网慢慢地沉入水里,他嘴里不断祈祷着。
  徐徐升起的月亮,代替了火红的晚霞,照着象镜子那样明亮的湖面。孤独的渔夫慢慢地将网收拢,直收到网底时,渔夫才看到一条金黄色的小鱼,在月光下闪着金光。他感到奇怪,心想:我捕鱼一生,还没见过这样的鱼。
  想到这里,他把鱼放进了鱼篓里。突然,从鱼篓里传来了说话声。
  “好心的渔夫,请不要把我吃了。求您把我放回湖里吧。”
  渔夫惊奇地望着篓里的小金鱼,感到非常为难,说:
  “可怜的小金鱼,如果我把你放了,在家里还在挨饿的们吃什么呢,”
  “这样吧,”小金鱼说,“您很善良,为了感谢您,请您把手伸到我的嘴里,您将会得到一只很值钱的戒指。”
  善良的渔夫想了想说:
  “我想你不会咬掉我的手吧!”
  “请不要担心,我决不会咬您的手的。”
  渔夫壮起胆子,小心地将手伸进鱼嘴。真的,渔大得到了一只纯金的戒指。但是渔夫并不高兴,他说:
  “这只戒指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?要知道,它并不能养活我全家。”
  “请您放心吧!”小金鱼说,“它一定会使您得到幸福。请您将我放回水里,然后划开您的小船,您就会得到您所要的东西了。”
  善良的渔夫照金鱼所说的做了。一眨眼工夫,戒指不见了,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大堆金币。贫穷的渔夫脱下衬衣,将它们包起后,就回家去了。
  从这以后,穷弟弟家的越来越好。他重新造起了新房。新房落成的那天,他邀请了许多客人,来欢宴乔迁之喜。但是,他没有邀请那富有的哥哥,因为他不能原谅哥哥对他的侮辱。
  但贪婪的哥哥已打听到弟弟近来的日子越过越兴旺,并且造好了新房,正在和客人们欢宴,于是他对儿子说:
  “你去看看,他们在那里闹什么?”
  他儿子到了那里,远远地张望了一下,便赶忙往回跑。
  “噢,我的天哪!”儿子对说,“父亲,您有的东西,他都有;但他有的东西,你却没有。他的房子是新的,简直象座小宫殿,客人们正围着佳肴美酒在吃喝。”
  哥哥听了,脸都气得发青了,两只狡猾的眼珠不停地转动着,他对儿子说:
  “你再去一下,把那臭渔夫找来,我想……你快去!”
  不多一会儿,憨厚的渔夫来到了黑心的财主家。财主对渔夫说:
  “哦!我亲爱的弟弟,像您这样有钱的人确实不多。可真不知道您是如何发的财。看您,现在的生活过得比我还要好呢!您是怎佯得到这么多钱的?快告诉我,慷慨的弟弟!”
  老实忠厚的渔夫不会撒谎,他将过去自己碰到的事情,如实地讲给了哥哥听。黑心财主听了,心里暗想:“让我也去试试,我一定要抓到那条鱼!”
  回到家里,财主折腾了一夜,无法入睡。天刚亮,他就带上鱼网,划着小船来到了湖中。他撒了一网又一网,都没有捕到他弟弟所说的那条奇妙的小金鱼。但他那贪得无厌的心,工作g.zuowenzhang.com,使他忘了一切。仍在那里撒网捕鱼。
  像上次一样,到落山,那黑心的财主居然也得到了那条美丽的小金鱼。
  他逼着小金鱼给他金戒指,小金鱼央求说:
  “好心的人哪!请不要杀害我,放我回到湖里去吧!那儿还有我可怜的孩子们……”
  “哼!亲爱的小金鱼,”贪心的财主固执地说,“我不能放你,但只要你答应给我那只金戒指,就像给那穷渔夫的那只一样,我就放你,要不然,哼!……”
  “嗨!好心的人哪!”小金鱼说,“你的弟弟是这样的贫穷,连维持生活的面包都没有。而您,却如此富裕,为什么还想要金戒指呢?”
  “哼!为什么,为什么?不为什么!我决不能让那穷渔夫比我富有。快给我金戒指吧!要不然,我就不客气了。至少可以当作晚餐上的鱼汤来吃掉你!”
  “哎!这又何必生气呢?”小金鱼说,“既然你这样地怀有妒嫉心,那就请拿吧!东西在我的嘴里。”
  小金鱼说完,张开嘴,财主高兴地将整只手掌都伸进了鱼嘴。正当他还想往里伸的时候,小金鱼的嘴一下子合拢了,一口咬下财主的手,翻身跃入湖中。
  就这样,黑心的财主不但没有得到戒指,反而失去了一只手。
  这真是,恶人有恶报。
  
  
  
  

    上一篇:带线的球 下一篇:古代两兄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