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故事 - 童话故事大全 - 大冬瓜

大冬瓜

  人和人不一样,有一种人心眼好,劳动好,日记riji.zuowenzhang.com,又喜欢帮助别人,希望别人也好。有一种人心眼坏,还想着享福,不愿意干活,哪怕别人都受苦,他自己好就行了。这种人,不顾、兄弟,翻脸就不认人。下面讲的就是这样一个。
  有一个庄里,,弟兄两个过日子。哥哥一肚子心眼,可就是没有一个好心眼。弟弟心眼也很多,可是尽是些好心眼,都愿意和他交往。
  他和一个很俊的姑娘结了婚,快快活活地过日子。
  他哥哥可就不和他相同了:没有人愿意和他来往,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,他懒得从来不做营生,一天价喝酒,要好的吃,就这样心里还觉着不舒服,嚷着要分家。哥哥要分家,弟弟也没法,找了几个,便分开了。
  统共只有三亩地,哥哥要了长枝地①二亩去,余下的平分了,弟弟只分了半亩。
  哥哥心里很得意:“我二亩半地,你两个人才有半亩地,两个人还不得挨饿难看!”春天好耕地了,他喝完酒,躺在炕头上睡大觉,人家苗子出来老高了,他懒得把种子扬在地浮上②,吃喝完了,睡够了觉,鼻子也哼,嘴里也唱,摇头摆脑的,眼巴巴地等着看他弟弟家挨饿。
  弟弟分了这半亩地,心里犯了打算,和媳妇商议说:“我看不如把咱这半亩地,栽上甜瓜,只要多出点力气,多下点工夫,出产的还多!”媳妇说:
  “我看那样不好,咱还能不种庄稼啦!再碰上瓜贱,长得好也没有用啊!”
  弟弟说:“这不要紧,咱地两头种上些南瓜、冬瓜,个个东西能顶饭吃。”
  媳妇说:“这么样行啊!”
  开春以后,弟弟就把那半亩地种上了瓜。他真是好像拴在地里一样,没白没黑地留在瓜地里,旱了便浇,该打头①的打头,该压蔓的压蔓。力气没有白费的,从地头看看那个好劲,绿旺旺的叶子中间,开满了金黄的花,引得那些蜜蜂、蝴蝶,一群群地飞来。弟弟一个人在地里,一点也不觉着闷的慌,他看看那片好瓜地,心里光欢喜去了,也不觉得累,越干越有劲。一立了夏,瓜叶子底下,横仰竖躺的一层瓜。眼看瓜快熟了,白天黑夜更离不开人了。
  他想:怎么办呢?要想盖个看瓜屋子,家里连点木棍、麦秸也没有,怎么能盖呢!他只好白天日头晒,晚上露水打,下雨就淋着,这些都难不住他,他还是没白没黑地守在瓜地里,修理着瓜。在地头上,有一棵冬瓜秧,结了个冬瓜,这冬瓜越长越大,后来长得跟间小屋一样大,比人还高。
  有一天晚上,媳妇正站在门前面,等着回去吃饭,看着从西北面上来了些黑云彩,没一霎,忽雷火闪地上来了。又是那风,又是那雨,屋外面就立不住个人,媳妇的心好像一把抓了去,她在屋里坐不住,瓜地又没个棚子,这么大的雨,怎么存身?越等心里越急,豁上命也要去找他。
  她一步迈出门去,雨淋得她睁不开眼,风好几次把她吹倒,她还是往前走。风看了不忍心再刮了,大雨看了,不好意思再下了。月亮钻出了云彩,在她前面给她照着路。
  
  【注解 ①长枝地:旧社会里,弟兄分家另过时,当大哥(长兄)要的那一份地常常多些,叫“长枝地”。
  ②地浮上:地皮儿上的意思。
  ①打头,压蔓:打头、压蔓是侍弄瓜类植物时要做的事情,爪长了三四个叶以后就把头掐去,这样它才能放权和结爪。蔓子长长了以后,为了不叫风吹乱了它,所以要把瓜蔓用土压住。】
  
  
  
  

    上一篇:奇异的宝木屐 下一篇:一寸法师